文化艺术

蒋介石离世真相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01-10 07:41 我要评论



1973年,我刚升为少将,任“空军政战部”第一副主任(第二政委)。9月16日,我奉命参加蒋介石主持的一年一度的军事会谈。会谈在阳明山举行,上山签到的时候,接待的女职员看了看我,便问是为谁签到的,这一问让我有些许不悦,就回答她说:“我为我自己签到可以吗?你看有没有一个姓郎的?”那女兵疑惑地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开始看签到表,看到我的名字后,连连道歉。大概那时我还年轻,不像将军,像是提前来给某位将军报道的参谋吧。后来这么一想,心情反而豁朗起来。

上午十点,会谈开始。蒋介石虽然已经七十四岁高龄,但依旧神采奕奕,目光犀利。会议围绕着思想教育、军人魂、党的工作以及大陆问题展开,两个小时的训话结束后,蒋介石还和我们一同用餐。下午四点结束我们的分组讨论后,大家准备下山。我还没出发,就听到了蒋介石遭遇车祸的消息。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蒋介石散步完后,开始下山。当车队的先导车(第一辆的开道车),转过一个大弯道后,发现前方有一部停在路边的客运班车,先导车正欲从左车道超车时,忽然对面一部军用吉普车从客运班车后方超车窜出。先导车一个急刹车,与吉普车擦身而过免掉一起事故。但紧跟在先导车后方的车却没能幸免,哐当一声巨响,和先导车追尾了。事后查明,是后车司机一时紧张,踩刹车时一脚踩到了油门,这辆车就是蒋介石的座车。

阳明山马上被戒严,蒋介石和宋美龄被送往荣民总医院。详细检查一番后,医生的诊断结果是:蒋介石并无大碍,只是牙齿和背部受了些伤。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之后蒋介石的心脏出现了问题,那是车祸对蒋介石身体真正的伤害,只是当时没有被查出来,就连蒋介石本人都没有察觉到。那以后,蒋介石的身体渐不如从前。很快,检查发现,蒋介石心血管和心脏都有问题。黄杰将军去医院看望他时,蒋介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次车祸折我阳寿二十年。”

最折磨蒋介石的并不是心脏的疾病,而是前列腺肥大导致的排尿困难。其实,前列腺肥大是老年人常见的疾病,并非疑难之症,只需做个小手术就可减缓病情。但是,宋美龄不信任中国医术,拒绝了蒋介石的医生小组的治疗方案,最后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找来一个非洲专家来医治。因为蒋介石不愿意开刀,最后非洲医生决定做“内视镜前列腺刮除手术”。手术没有麻醉,医生用剪刀生生地从生殖器进去,旋来转去切除肥大的部分,蒋介石疼得全身湿透。




这件事当时被作为绝密,一是因为病因关乎隐私,二来是因为关乎民心士气。经过车祸和手术后,蒋介石的身体更加虚弱。医生建议蒋介石修养半年以恢复身体,这个建议却遭到宋美龄的反对。宋美龄是爱权之人,民间一直流行着这么一句话描述宋家三姐妹:“美龄爱权,霭龄爱钱,庆龄爱革命”。果不其然,宋美龄认为蒋介石需要经常抛头露面,以保持影响力。就这样,蒋介石带病继续工作。印象中,之后的一些军事会议蒋介石虽会出席,但发言都很简短。医生建议蒋介石用中医调理,但宋美龄只信赖西医不予采纳,蒋介石的身体就这样被耽搁了。听其他军官说,在参加孙子蒋孝勇的婚宴时,蒋介石已不能久坐,侍从就用绷带将蒋介石的上身和一侧手臂绑在椅子上固定,再罩上一袭长袍,从前面看就没有破绽了。婚礼的照片我是见了的,蒋介石看起来十分消瘦,眼睛里没有了犀利。

宋美龄的关心和爱并没有为丈夫带来福音,甚至可以说适得其反。另一个对蒋介石健康极度“上心”而帮倒忙的人,是孔令伟孔二小姐。这个外甥女可是宋美龄的小心肝,宋美龄对她偏爱有加。孔二小姐对姨夫的病情颇为关注,更是花了大量心血。听说她为了研究心脏病,竟然把所有能找到的有关心脏病的书籍全部找来,一头扎进书堆没日没夜地研究。靠着“自学成才”,孔二小姐开始参与到对蒋介石的医治当中,常常对医生指手画脚,弄得医生不知所措,原本有条有理的医疗小组被干扰得一团糟,耽搁了对蒋介石的医治。

1975年4月5日,清明节。这天晚上,蒋介石去世了。对外公布的死因是“慢性前列腺炎发作”,其实真正的死因另有文章。现在已被证实和公认的说法是宋美龄不顾“避免过激之治疗方法”的医嘱(为蒋介石服务多年的中国医疗小组所嘱),而让洋医生做肺部穿刺手术抽取肺积水,这是致蒋介石身体急转直下的主要原因。

蒋介石过世那天晚上,我正好在台北休假。我的住处离蒋介石的官邸很近,只有十分钟的车程。那天晚上,士林区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我当时想是不是蒋介石要出什么事了,结果第二天就得到了蒋介石逝世的消息。让人意外的是,那天晚上整个台北只有士林区狂风暴雨雷电交加。

几年之后,我在台湾碰到了当年“总统府”的宪兵汪大海,他为人豪爽,我跟他算是酒友。他跟我讲起了那天蒋介石过世的情景。汪大海说,蒋介石过世那天晚上,他正在站岗,当时电闪雷鸣雨也很大,院子里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很多乌龟,爬来爬去。平日嘻嘻哈哈的汪大海说到这个问题,变得非常严肃,面色苍白。“真的很奇怪,以前有听说蒋介石是神龟下凡,也许是真的吧。”




蒋介石过世第二天,所有的电视台全部变成黑白色。当时著名歌星崔苔青也从一贯的靡靡之音转唱铿锵的《中国一定强》,鼓舞人心。

中国一定强  中国一定强  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
中国一定强  中国一定强  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
四方都是炮火  四方都是豺狼
宁愿死  不退让  宁愿死  不投降
我们的国旗在重围中飘荡  飘荡  飘荡  飘荡  飘荡
八百壮士一条心  十万强敌不敢当
我们的行动伟烈  我们的气节豪壮
同胞们起来  同胞们起来  快快上战场  拿八百壮士做榜样
中国一定强  中国一定强  中国一定强  中国一定强
一定强  一定强  一定强  一定强

4月9日,蒋介石的遗体停在“国父纪念馆”,供民众瞻仰仪容。几天之内,大约有二百五十万人来瞻仰、吊唁。出殡的时候,百姓披麻戴孝悲痛不已,一路上有两千多处路祭,都是百姓自发的。有一个外国记者很是不解,便问一个跪在地上痛哭的百姓:“你跪着一天,国民党给你多少钱?”这一问激起了民愤,引发骚乱,最后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

说到蒋介石是神龟一说,在2010年11月24日台湾年代电视新闻台“面对面”的新闻谈话节目中就有谈论。

毛蒋二人争斗了近二十年,蒋介石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在台北士林区归天;毛泽东则在第二年唐山大地震后合上双眼。纵观毛蒋一生,蒋介石每次都是临水而居,最后居住的士林区,也是靠近淡水河、慈湖和日月潭,这完全符合龟的特性。

蒋介石去世后,毛泽东的侍卫向他报告此事时,他神情低沉,说了三个字“知道了”。当一个英雄人物失去对手时,那种带有落寞的复杂情绪,外人大概很难体会吧。第二年,毛泽东也在唐山大地震后驾鹤西去。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明朝杨慎的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数千年来是非荣辱、你争我夺不过如此!惜哉!
——引自“东人书院”作者:郎丰津

作者简介:郎丰津,1923年出生于山东潍坊,1941年考取东北大学,1949年入伍,1949年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台湾)政工干校研究部一期学员,曾多次陪同蒋经国、王升巡视部队。曾任台湾 “空军防炮司令部政委”(上校军衔)、“空军后勤司令部政委”(少将军衔)、“空军总司令部政委”(少将军衔)。其子为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沥泉: 历史不仅关乎真相,更关乎道德与信仰

    沥泉: 历史不仅关乎真相,更关乎道德与信仰

    2019-02-20 14:01

  • 达尔文晚年公开承认“进化论”错误,背后真相惊人!

    达尔文晚年公开承认“进化论”错误,背后真相惊人!

    2019-01-26 21:52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